热点

中澳关系回暖?澳首任驻华大使:澳对华必须远离“扩音器外交”|建交|澳中|澳大利亚_网易订阅

时间:2010-12-5 17:23:32  作者:休闲   来源:百科  查看:  评论:0
内容摘要:提到中澳关系,不得不说这两年双方关系的巨变。澳大利亚的迷惑行为有多少,恐怕我们一时间都数不过来。但最迷惑的当数无下限的对抗中国,而澳大利亚对抗中国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美国。在作为美国跟班的角色上,澳

提到中澳关系,中澳中澳不得不说这两年双方关系的关系巨变。

澳大利亚的回暖华迷惑行为有多少,恐怕我们一时间都数不过来。澳首但最迷惑的任驻当数无下限的对抗中国,而澳大利亚对抗中国的使澳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美国。

在作为美国跟班的对华大利角色上,澳大利亚勇争第二便没人敢争第一。必须



斯蒂芬·菲茨杰拉德

但是远离亚网易订阅,力的扩音作用从来都是双向的。澳大利亚在不断折腾之后,器外中澳商贸也受到了极大的交建交澳影响。澳大利亚的中澳中澳商户、农户苦不堪言。关系

而澳大利亚政府的回暖华态度似乎也慢慢开始有了转变,毕竟离开中国市场,澳大利亚的损失是其无法承受的。

近日,现年84岁的首任驻华大使斯蒂芬·菲茨杰拉德在下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澳中建交)5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前接受了专访,他对最近澳中双边关系解冻表示欢迎,并表示与中国建立稳定和繁荣的关系比1972年更困难。

菲茨杰拉德回忆说,50年前与中国建交是对世界现状的接纳,也表明了澳大利亚亚太观念的转变。而现在困难的原因是,“中国现在是一个强国。”

的确,诸如澳大利亚这样的很多西方国家思维观念还不能及时转变,也不能很好的正视中国的发展与变化。

菲茨杰拉德还提到,最近中澳元首进行了会面,并认为这是好的一个迹象,同时鼓励澳政府转向“治国方略”,远离“扩音器外交”。

当然,菲茨杰拉德也毫不避讳的提出,澳大利亚的转变会为其带来在贸易、投资、教育和文化交流上的“积极好处”。



资料图

其实,中方不止一次表示,过去几年中澳关系遇冷,这是中方不愿看到的,两国作为亚太地区的重要国家,应该缓解、维护、发展好中澳关系,这既符合两国民众的利益,同时也有助于促进亚太地区以及全球和平与发展。

上个月,中澳两国领导人在巴厘岛举行的二十国集团峰会期间举行了会晤,这让澳大利亚商界领袖明显松了一口气。人们燃起了希望,认为两国之间的紧张关系可能会缓和。

近日,中国驻悉尼总领馆举办庆祝中澳建交50周年招待会。双方共同展望未来50年,希望中澳两国秉持建交初心,坚持相互尊重、平等互利原则,推动双方友好合作不断取得新进展。

总体来看,中澳关系的确有回暖之势,不过能够回暖到什么程度还是未知数,毕竟这其中可能会影响到的因素太多,最典型的便是美国。

近日,美国防长和澳大利亚外长举行的“2+2”会谈引发了外界广泛关注,双方就“印太”大环境和台海问题进行了讨论。



资料图

美国务卿布林肯咄咄逼人,称中国挑战国际规则秩序、破坏南海航行自由、破坏台海和平稳定、经济胁迫它国,并称将和澳大利亚一起反对施压。而澳大利亚外长的发言就比较谨慎了,一直没有指明中国。

从中不难看出,澳大利亚外长言不由衷。而中澳关系回暖之路,恐怕还多有曲折。

延伸阅读

全球外交现新动向:中东选择了中国 澳大利亚不愿继续夹在中美之间

世界上最近出现了一个大趋势,靠拉拢盟友形成压迫圈的美国,与原本的盟友越来越疏离,甚至变得反感仇视。

中东选择了中国

在欧盟因制裁俄罗斯,而遭受能源紧缺反噬时,拜登的求油中东行被称为是“寒冷的访问”,求油不成,反而被欧佩克+来了个减产。但这次中国领导人访问沙特,4架战机护航、6架礼宾护卫机伴飞、21响礼炮欢迎、沙特王室重要成员和政府高级官员热情接机、最高礼节仪式相迎,两相对比之下,可见亲疏。



资料图

为什么作为中东龙头老大地位的沙特对中国如此礼遇?

一是中国需要中东石油,沙特等中东国家需要市场,这是重要的合作基础,这些靠资源的“食利国家”也需要为后代子孙寻找新的发展道路,为经济模式转型。

二是中国对阿拉伯国家十分友好,如卡塔尔世界杯大量的中国元素、埃及新行政首都的中国参与、中方承建的轻轨为2000万人次的麦加朝觐之旅提供了服务……但美国呢,施压、霸权、操控,都让沙特,甚至是整个中东国家感到反感厌恶,中国的互相尊重原则让各国赞赏和钦佩。

所以沙特、阿联酋、卡特尔、埃及等中东国家逐渐表现出了“向东看”的意愿,原本美国的“铁杆盟友”沙特更是同时寻求加入两个中国主导的国际组织,一是上合组织,一是金砖国家。

这一次,中国领导人访问沙特以及参加的三场峰会,中东媒体全体表现出充满期待的情绪,这对当下世界多极化来说是非常好的趋势。



资料图

跟随美国的后果,大家都看见了,看看最近开始拿出强硬态度针对美国的欧盟,当美国跟班,只会自我消耗,难以提升自身影响力,反而是与中国合作的国家获得了发展。这些排队想加入上合组织的国家,敏锐地意识到在眼下的世界大变局中,美国的那套霸权策略过时了。

澳不愿继续听从

而不只是沙特、欧盟的离心,曾经甘为美国“反华急先锋”的澳大利亚也表示了“异心”。

澳大利亚外长黄英贤呼吁美国重视与亚洲的经济联系而非只谈安全合作,并表示澳大利亚对美国尖锐的对华攻击“感到不安”。



澳大利亚外长黄英贤

澳大利亚为了美国,实实在在失去了中国市场,而澳大利亚从美国获得了仿佛是闹剧般的“澳哭死”(AUKUS),美国对于盟友总是许以空头支票,大肆损害盟友的利益。

澳大利亚新政府不愿再像前任莫里森政府一样,承受中美博弈带来的经济损失,所以在近来的几次公开表态中,与美国的发言唱起了反调。

一是黄英贤对地区稳定、经济需求的呼吁,暗示美国过于看重澳大利亚“安全伙伴”的身份,这不符合澳大利亚利益。失去中国市场,不只是铁矿石、红酒、牛肉等商品损失,还有教育业衍生产业、旅游消费等一系列损失,因为这些损失,澳大利亚政府遭到抗议反对,这是恶性循环。

二是美国防长奥斯丁声称,中国是印太地区稳定的“最大威胁”,但澳方不仅没附和,澳防长马尔斯还表示,我们看到在印度-太平洋地区基于规则的全球秩序“受到了压力”。

“美国优先”决定了美国不会向盟友提供正当有利的贸易合作,那么美国和澳大利亚新政府的利益诉求就会出现更大的分歧。澳大利亚新政府在试图逐渐缓和跟中国的关系,这注定了美国政府派出的国务卿、防长和澳大利亚新政府鸡同鸭讲。

美国众叛亲离还需要多久,就看美国对“美国优先”到底能贯彻到什么地步。

copyright © 2023 powered by 不足为据网   sitemap